覺得 FMS 不好?可能是誤會!

人們總喜歡批評或看低某樣不是自己發明的東西。
就像我覺得魔鬼氈超蠢的。
嗯,我不是真的覺得它蠢,只是想讓大家看看,抨擊一樣很棒的想法或發明,才是件愚蠢的事。
魔鬼氈很好用,尤其用在小孩或老人的鞋子上,還有一些其他地方,衣服玩具等等。
你覺得用在大人的鞋子上就不是這麼酷了嗎?沒錯,但就算這樣,會讓魔鬼氈變成一個很蠢的發明嗎?

功能性動作檢測(Functional Movement Screen)的概念很好,好到身邊「幾乎」所有的聰明人都對他讚不絕口;但部分朋友卻喜歡在網路上攻擊它。

讓我最感興趣的是,批評FMS的通常是不使用它的人。如果你沒用過某樣東西,又怎麼確定它沒什麼價值呢?最近Vern Gambetta又花時間把FMS批評一頓。

他說,「這根本在浪費時間,隨機產生一些跟現實生活無法連結的數字!」

我不知道Vern Gambetta為什麼會認為FMS中的0-3這些數字是隨便給出來的?實際上,這些數字背後隱含的意義是很簡單又容易理解的。

「3」是超棒,「2」是不錯,「1」是有麻煩,「0」是需要幫忙。

一點也不隨便。

Vern還說,「如果我們強迫自己的身體做奇怪、不常見,還有些不舒服的姿勢,這樣的檢測,有用嗎?」

我對上面這句話還算認可。

不過,步進(stepping)、深蹲以及下跪這些姿勢,有讓背部或四肢不舒服嗎?

Vern還說了這句。

「量測時,運動員要能做到連結和轉換,而不是因為這方法簡單、容易量測,所以才去使用它。」

這是不是有點矛盾啊?

如果量測要求的姿勢奇怪、不常見,做起來不舒服,那怎麼同時是個簡單、容易量測的方法呢?

對同一套系統,怎會有兩種截然不同、相互矛對的評論。

最重要的是,我認為Vern沒有真正弄懂FMS。某程度上,我對FMS還算了解,在StrengthCoach.com網站上,我寫了一篇文章「Will FMS Cure Most Communicable Diseases」,裡面點出了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FMS就是檢測方法」。

它是個簡單的起點,讓我們檢驗動作、評估受傷風險。

不管怎樣,它是目前最好的檢測工具。它連結重訓室(Weight room)和訓練室(training room),讓健身教練知道從哪裡開始,了解客戶的動作。

Gray Cook 和 Lee Burton在介紹FMS時,從來沒有說它還有其他功能。但有人可能過度吹捧它,也因此造成了某些問題。

讓我用這張圖來解釋一下FMS。

這張網子可以分開小石頭和灰塵:小石頭會卡在上頭,灰塵會往下掉。

FMS檢測中的0和1像是小石頭,它們是問題,會被篩選出,其他的都會往下掉!

你還覺得難判斷嗎?

---

全文來源:Defending the Functional Movement Screen
譯者: 山姆嬸嬸
加入臉書:山姆伯伯工作坊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山姆伯伯
運動訓練相關文章分享、運動訓練產品經銷及零售、運動訓練講座課程。目前不提供線上問題咨詢、個人代購服務。...(完整介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