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為含有[心率變異數(heart rate variability)]標籤的文章

從HRV值了解交感或副交感神經主導(過度訓練)

使用心率變異數來進行監控(例如:Elite HRV APP軟式),有人好奇,數值落在副交感(Parasympathetic)這一端,跟落在交感神經(Sympathetic)這一端, 有什麼差別呢?首先先了解自主神經系統,以下翻譯至「The Ultimate Guide to HRV TRAINING」書上第58頁:

普遍大家比較熟悉「交感神經系統(戰與逃反應)」,當交感神經過度訓練時,表示身體處於長期的"戰與逃反應",通常發生在力量或速度型的運動員,而過度訓練的症狀會有: 繼續閱讀 →

中樞神經疲勞,一樣能練嗎?(HRV、後腳抬高蹲、單腳蹲)

在「評估功能性下半身肌力的動作:後腳抬高蹲」中章有提到:

後腳抬高蹲的限制因素較少,幾乎適合所有人,而且也比較不會受「中樞神經疲勞」影響,只要肯依照週期並漸進強度,他的結果不會讓您失望。

有人問到:「請問山姆伯伯,您的意思是說即使睡眠品質不好(因此中樞神經弱),做這個訓練也能怎麼樣呢?也能讓腿持續變壯嗎?」

只要中樞神經弱或疲勞,身體對於「高強度(如:大重量、高強度間歇訓練)」的反應就會差,在中樞神經疲勞的狀況下,又硬是要練高強度,這會導致原本就疲勞的中樞神經過度疲勞,而這一點往往被忽略,而中樞神經一旦疲勞,恢復的時間可能需要幾週的時間,不可小看。 繼續閱讀 →

使用心率變異數來了解訓練劑量的例子(四日課表, 麥克波羅伊功能性訓練聖經)

對於「麥克波羅伊功能性訓練聖經」的課表,聽到不少人說,他的『訓練量(如:組數×次數』會不會太少了,這樣有效果嗎?山姆的直覺反應其實是「您有(持續)練嗎?」或者「您有完整地練嗎?」

有遇到不少人認為,訓練就該類似「練很多,有累到才對」、「走進健身房,爬的出來」、「回到家什麼都不想動」等,然而,「麥克波羅伊功能性訓練聖經」的系統是遵循《最小有效劑量(Minimum Effective Dose,簡稱MED)》,訓練壓力是夠了就好,目的在於健康地持續長期訓練,不僅變強壯,而且還是處於健康的狀態,讓您去享受運動及生活。

問題來了,「有數據可以證實他們的訓練劑量嗎?」可以記錄每天的狀態來了解,比方說,每天早上起床時,測量靜止心率(Resting Heart Rate)或者心率變異數(Heart Rate Variability, HRV),藉由每天的數據來了解自己訓練及恢復的狀況。 繼續閱讀 →

心率變異數與運動表現

綜合格鬥MMA肌力與體能教練 Joel 將在五天的內容中,第三天談到《為什麼大部份的飲食控制會失敗呢?》,而第四天中介紹【心率變異數與運動表現】。

訓練計劃會擾亂體內平衡,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及適當的【訓練(壓力)】與【恢復】的安排,身體會維持一個內部環境來與訓練平衡共處。而一旦未有適當的安排,使得壓力與恢復之間出現失衡,過多壓力無法適應,導致運動表現持續下降,這就是個過度訓練的例子。 繼續閱讀 →

為什麼大部份的飲食控制會失敗呢?

綜合格鬥MMA肌力與體能教練 Joel 將在五天的內容中,第二天談到《心率變異數與發炎》,而第三天中介紹【為什麼大部份的飲食控制會失敗呢?】的概念。

有愈來愈多的證據開始顯示,慢性發炎、肥胖、糖尿病及代謝症候群間的關係。身上的脂肪愈多,身體產生出的發炎愈多,導致瘦體素增加(leptin)及減少胰島素敏感性(insulin sensitivity )[←不少人對這段有疑問,所以暫時先刪除],進而增加體內脂肪的水平。這是因為體脂肪會釋放標記[細胞激素(cytokines)],它會干擾胰島素/瘦體素的敏感性,,促使額外脂肪的增加,呈現惡性循環。 繼續閱讀 →

心率變異數與發炎

綜合格鬥MMA肌力與體能教練 Joel 將在五天的內容中,第一天是談到《什麼是心率變異數(HEART RATE VARIABILITY, HRV)?》,而第二天中,介紹【心率變異數與發炎】的概念。

自主神經系統(autonomic nervous system, ANS)有二個分支:

1)交感神經(Sympathetic)
2)副交感神經(Parasympathetic)

繼續閱讀 →

什麼是心率變異數(heart rate variability, HRV)?

綜合格鬥MMA肌力與體能教練 Joel 將在五天的內容中,分享關於HRV的資訊,第一天中,提介紹【什麼是心率變異數(heart rate variability, HRV)呢?】。

怎麼可能一個數字可以關聯到《患心血管疾病的風險、體內脂肪、運動表現、有氧適能》,有的,簡單地說,心率變異數(heart rate variability, HRV)提供大腦關於外部環境的資訊,因此大腦可以做出決定來維持生命。HRV 在1950/60年代的俄羅斯太空計劃中首次被開發,用來監控太空人的健康。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