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為含有[最大肌力]標籤的文章

膝蓋疼痛總出現在走下坡時?為什麼要練肌力及核心訓練?

關於健行或重裝登山會出現膝蓋疼痛,為什麼山姆這麼強調做肌力訓練呢?這類活動所出現的膝蓋疼痛是屬於「累積性」的,以我自身經驗及接觸的案例來說,膝蓋疼痛都是出現在下坡的情況(尤其是回程路段),原因是為什麼呢?疲勞!

研究指出[1],身體在平地行走時,脛骨股骨關節(想成膝關節即可)上會出現3.4~4倍體重的壓力;在進行下坡時,在脛骨股骨關節上會出現7.1~8.5倍體重的壓力。身體在面對下坡路段時,負責穩定及支撐膝關節的肌肉群需要承受更大的壓力,當你肌力不足,或者體能的調控不佳,肌肉群會更快的面臨疲勞的問題,控制能力下降,不適及疼痛就會伴隨出現。

但肌力提升,為什麼比較不會疲勞呢?在《Training for the New Alpinism: A Manual for the Climber as Athlete》這本書有提到背後的機制:

最大肌力訓練的效果更多是「神經效應」可以增加運動單元的池,同時改善大腦徵招更多肌纖維的能力。 透過神經元連結的改善,讓新的運動單元變的更容易存取,讓他們可以輪替較低負荷的肌肉收縮動作,像是登山、健行,一旦個別的肌纖維或整個運動單元疲勞了,有新的肌纖維可以馬上進來輪替工作,讓疲勞的肌纖維進行休息,可以在更高的速度下維持更長的時間,最終耐力表現獲得改善。

除了肌力訓練可以改善膝蓋疼痛的問題外,使用「登山杖」來減少下肢的壓力、使用「護膝」來提供膝蓋額外的穩定都是可行的方式,但發展肌力還是最為有效率的手段。

核心訓練也是我們非常強調的事情,背背包行走的過程中,研究指出[2],背包會減少「側向穩定度及平衡」,當穩定度下降,力量的傳遞會流失,動作效率下降,耗費更多的體力,容易產生疲勞。

若是長天數的行走,我建議在晚上休息的時候,可以進行筋膜的按摩及伸展,來緩解身體的壓力,同時讓身體恢復水份,方便攜帶的工具像是可摺疊式按摩滾筒激痛點按摩球腳趾伸展器;若你想針對關節周圍肌肉的放鬆,如踝關節、膝關節,巫毒帶是一個滿好的選擇。

以上分享。

參考文獻:
[1] Downhill walking: a stressful task for the anterior cruciate ligament?
[
2] Contemporary Ergonomics 2002

 

[說明影片] 簡介速度依循訓練Velocity-Based Training(VBT)

VBT 是這幾年肌力與體能訓練的一個新趨勢,Mike Boyle 本人也同意,這段影片與大家分享一些VBT背後的基本概念與認知,影片約為9分鐘:

大綱:
- 傳統 % of 1RM 的問題
- 速度依循訓練
- 速度光譜
- VBT 適合的族群

▼影片可以至付費討論區了解囉:
https://www.runningquotient.com/group-forum/topic?tid=593

我覺得有一個議題可以討論,就是使用VBT 來測量最大肌力有意義嗎?

文獻有說明如何使用VBT 來測量最大肌力,而Vmaxpro也有內建這個功能,但從上面的影片來看,您覺得使用VBT來測量最大肌力有意義嗎?

運動員肌力標準:後腳抬高蹲×1.25倍體重×5下

關於後腳抬高蹲最大肌力測試,Mike Boyle 最初的想法是「挑選一個您認為的最重重量並盡可能地做很多下。目前是每邊的腿10下。幾乎當時我帶的每個球隊球員都做了將近20下(上限也就是20,無特別原因),而最後幾下,動作會有掙扎(原文:sloppy),底下是2012年的影片:」

而有位教練不會讓運動員進行最大肌力測試: 繼續閱讀 →

殘存訓練效果:最大肌力

最大肌力,有練就有,沒練就沒有了,真得嗎?若有真正在進行肌力訓練,應該知道即使停練,最大肌力也不會完全就不見,仍然會殘存一段時間,這可以談到「殘存訓練效果(residual training effect):當停練一段時間後,生理或神經適應保留程度」。以下是取自 Triphasic Training 書籍中的第 54 頁:

圖中顯示,經過12週的時間,背蹲舉1RM平均喪失的狀況。可以發現,第 0 ~ 4 週的時間,肌力的減少是相當輕微的,只掉 1 ~ 2%。因此,可以推斷,運動員在四週沒有訓練肌力,四週之後,他重新開始進行肌力訓練,他的最大肌力其實只掉一點點。我們繼續在延著X軸的方向往右走,你會發現最大肌力就會開始有大幅的減少。在 8 ~ 12 週,運動員的最大肌力會減少到原本的80~90%。

了解「殘存訓練效果」的概念之後,運動員可以花 4~ 6 週的時間專注於其它的訓練目標,如速度、爆發力,然後再重新回到以「肌力」為訓練的重點時,不用擔心肌力大幅減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