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為含有[肌力與體能訓練]標籤的文章

卸載計劃:MLB 德州遊騎兵隊的未來取決於看似不合邏輯的方法,但它也可能是出色創新的方法

卸載計劃的目的在於讓投手更了解比賽的"感覺"、適應環境、教育並希望能「預防受傷」。

美國MLB德州遊騎兵隊正努力建構一個強壯的「先發投入」基礎而做出改變。他們的第一步就是,讓最珍貴的年輕投手「不要投球」,事實上,他們除了投球之外,其它事情都做,遊騎兵隊稱這計劃為「卸載(de-load)」計劃,這是關於適應環境、教育並希望能「預防受傷」。

在8月中的某一個星期三,遊騎兵隊重訓室的門緩緩升起。在一組15名的球員中,有5名投手,包括在第一輪、第二輪及第四輪選到的 Cole Winn、Owen White 及 Forney’s Mason Englert。他們將進行靈敏度、柔軟度及肌力訓練。然後,將參加亞利桑那新手聯盟(Arizona Rookie League)比賽前一天的比賽評論(game review)。他們不會在8月22日前進行投球,他們在9月中旬的秋季指導聯盟(Fall Instructional League)前也不會參加比賽。 繼續閱讀 →

原本肌肉測試就很強了,為什麼RPR喚醒之後又會更強了?

在進行 RPR 大腿後側肌肉測試時,通常大腿後側的測試都很有力,但利用 RPR 來喚醒大腿後側時時,「為什麼大腿後側的測試會更有力呢?」

首先,以「肌肉收縮之滑動細絲學說」來說,肌肉有一個收縮前最適的長度,此長度下,可以動員最大數目的橫橋,肌肉可以產生最大力量。肌肉伸展太縮短,作用的橫橋數目會減少,這也影響肌肉的力量。你可以在《肌力與體能訓練 2/e》這本書中的第8頁找到以下的圖及說明(山姆手上只有舊版,沒有最新版。)

圖1.5 肌原纖維的收縮。(a) 肌肉伸展時,H區和I帶拉長,此時橫橋-肌動蛋白的接合減少,產生較低的力量。(b) 肌肉收縮時,H區和I帶縮短,由於適量的橫橋與肌動蛋白結合,產生較大力量。(c) 完全縮短的肌肉,由於較少的橫橋-肌動蛋白接合,力量較低。

在肌節和肌肉長度也有談到一個重要的「肌肉長度-張力之關係(Length-Tension Curve)」,有一句關鍵的話:「肌肉在休息或稍大於休息長度時,可以產生最大力量峰值。繼續閱讀 →

登山體能怎麼練呢?消防隊體能考試怎麼準備呢?

「要去登山,這種專項體能到底要怎麼訓練呢?」從我學習的角度來看,最好的專項體能訓練就進行「專項訓練」,比方說,就找時間去登山。有個常見的例子就是「消防隊」考試,可能要扛數十公斤的東西爬樓梯,最實際而且最專項的體能訓練就是模擬專項,讓消防員身穿數十公斤的負重背心去爬樓梯,或者在室內直接進行「爬梯訓練機(Jacobs Ladder)」來進行訓練。 繼續閱讀 →

4分鐘柔道專項能量系統的間歇循環

在《麥克波羅伊功能性訓練聖經》書上有提到綜合性運動訓練的案例:

提到綜合性運動訓練對選手的助益,美國奧運柔道金牌女將凱拉‧哈里森(Kayla Harrison)就是絕佳的例子。在哈里森的訓練計畫中,我們不必模擬柔道過肩摔的動作,只需要讓她在基本動作模式上更扎實就好。對哈里森來說,重要的是增強她在推、拉、旋轉、蹲伏與撲等動作的肌力。我們決定訓練法的方式並非根據一項運動項目,而是依據選手的傷病史與運動本身的需求。…

● 體能:進行4分鐘柔道專項能量系統的間歇循環,主要在飛輪腳踏車(或風扇型腳踏車)
上訓練,以免關節承受壓力

有幾位朋友寫信來問,4分鐘的專項能量系統訓練是什麼呢?山姆有請教作者Mike Boyle本人,他會使用 Assult Bikes 風扇型腳踏車上的預設間歇選項「20/10」及「10/20」,每次的循環包括8次的循環,總共需時4分鐘。但並不是全力踩,而是進行「庫柏測試」,取得平均RPM。

用平均RPM 的110% 進行 20/10 間歇
用平均RPM 的120% 進行 10/20 間歇

Mike Boyle 這個間歇模式跟比賽的體能很相似,但可能不完全符合比賽的能量需求,他認為主要關鍵是「試看看」,相信會感覺到相似。

教練,可以設計一份拿冠軍的課表嗎?

「可以設計一個拿冠軍的課表嗎?」這個問題很有趣,非常喜歡 Triphasic Training 書籍作者 Cal Dietz 所說的:「在團隊運動項目中,難以去證明肌力教練的訓練方式多有效的,因為影響勝利的元素太多了,包括選手素質、受傷狀況、選手分析、戰術、運氣等。」怎麼說呢?

舉例一:若招收到素質好的選手,不見得就能贏得比賽,但至少機會會增加,看NBA金州勇士隊Superteam的例子,就能了解。
舉例二:招收到好的選手,但因為訓練或比賽受傷,影響出賽。
舉例三:籃球比賽中,贏得比賽的隊伍是靠Buzzer Beater,帶有運氣成份的贏球。
舉例四:球棒比賽中,贏的比賽是靠對手防守的漏接而贏球,帶有運氣成份的贏球。

坦白說,在商業競爭或專業競爭的狀況下,多少專業教練能誠實地說出 Cal Dietz 這種話,他並不是說肌力教練不重要,只是誠實說出一個狀況。 繼續閱讀 →

複合式訓練:六角槓硬舉+連續跳躍(影片)

在「麥克波羅伊功能性訓練聖經」書上的課表中有所謂的「複合式訓練:將動作型態相似的肌力訓練與爆發力訓練動作配對組」,而操作流程是,進行肌力動作完,休息3+分鐘後,進行動作型態相似的爆發力動作。

在「美國 DIVISION I 的大學,複合式訓練實際的應用與限制」文章中提到:

研究,對於複合式訓練,阻力動作與增強式動作之間最佳休息時間為4、8或12分鐘。然而對於肌力與體能教練來說,這個休息時間不怎麼實用。在NCAA Division I的手冊有限制學生運動員參與運動相關活動的時間數,避免學生在課業上的發展受到砠礙。因此,當運動員在比賽期時,每天運動相關的活動大概有4小時的時間,每週最多是20小時。

根據NCAA的指南,運動員在比賽季時,肌力教練大約有60~90分鐘的時間來進行肌力與體能的訓練工作。如果複合式訓練動作間的休息為4分鐘,可能沒有其它的時間來進行其它輔助的訓練。比方說,3組的複合式訓練「5次的深蹲完,休息4分鐘,接5次的蹲跳」,如果每一次深蹲花費5秒,而每一次蹲跳花費5秒,3組複合式訓練做完大約花了14.5分鐘。若肌力教練在訓練團隊時只有60分鐘 (熱身、肌力訓練、核心訓練等),3組複合式訓練大約花掉總共時間的25%。

簡單來說,大學的肌力與體能教練在訓練學生運動員的時間是有限的,因此訓練的內容一定要精準,讓運動員盡可能從他們所做的動作中獲得最多的效果。而在採訪9所目前為NCAA Division I層級的大學的肌力與體能教練,複合式訓練的焦點在於增加力(Force)的發展,而不是在於獲得最大輸出功能(Peak Power Output, PPO)。當運動員在疲勞的狀態下進行訓練,像是複合式訓練中少量的休息,這樣可能有助於增加發力率(rate of force development),而最終運動員可能有更好的爆發力量。教練將此適應的結果歸究於「因肌肉疲勞及中樞神經的活化,額外更多的肌肉纖維參與徵招」。

最後附帶一提,在文獻中,複合式訓練的休息時間是縮減為2分鐘繼續閱讀 →

[課後整理] 實例課表流程操作

實例課表流程操作」講座圓滿結束囉。山姆一直都很期待,台灣民間的訓練場所能有更多空間來提供跑跳、有可以砸藥球的牆、跳箱、雪橇等,讓強壯的定義不只是拘限於能扛的多重,而是能放在運動場上的表現「跳的更快、跳的更高、丟的更遠、揮擊的更有力」,而這就是「麥克波羅伊功能性訓練聖經(MBSC)」這本書所注重的,也就是這門課想帶給大家的。

要熟悉「麥克波羅伊功能性訓練聖經」這套系統,真得需要花時間去練習動作,包括動態熱身(直線及橫向)、橫向移動的技術、加速度動作、跳箱的漸進、丟擲藥球、繩梯等。而動作流程設計也是一個關鍵,讓您在有限的時間內,提升訓練密度,改善工作能力。

典型的健力式/舉重式課表,強調力量的發展,組間進行完全的恢復,不強調工作能力的發展。然而,在MBSC的系統中,強調工作能力的發展,提升抵抗疲勞的能力,讓您在有限的時間內,完成更多「高品質」的訓練動作或專項技術的練習,因此系統中藉由「配對組」來改善訓練密度,身體經適應後,身體素質會提升,能以更短時間完成相同的工作量=在相同時間內可以進行更多訓練量。

有時會聽到「運動員會說肌力訓練沒用,讓他們變的更僵硬更鈍?」山姆覺得這回答的「問題」在於,我們到底知不知道什麼叫做肌力與體能訓練或稱功能性訓練,事實上,讓運動員變鈍的原因會不會是因為「運動員把自己嫁給特定動作(如:背蹲舉、臥推、硬舉)」,或者練太多而長期處於壓力下。(延伸閱讀:運動員預防受傷及改善運動表現,肌力訓練可以怎麼做?肌力標準重要嗎?

總之,期待有更多人不在執著於重訓室中的重量,而是真正投入於功能性訓練,希望它不只是一個商業行銷的口號,而是真正在台灣被落實。

伸肌悖論 (Extensor’s Paradox):跑者的肌力訓練要進行舉踵動作?

在「失重」講座中有提到「伸肌悖論 (Extensor’s Paradox)」,引用徐國峰網誌所寫的:

重力影響你做的每一個動作,沒有重力,你將會飄在空中無法移動。每次跳躍,你都能體會到重力的存在,因為它會垂直把你拉回地面,就像從手中放下一顆球,它會垂直往下掉一樣。雖然重力是鉛直力,但當你往前落下時,重力會對身體形成轉動力矩,此力矩可以說是「姿勢跑法」中最核心的物理概念。

當你的臀部(身體的重心)通過支撐腳(物理上即是你的旋轉支點)時,重力才會形成力矩。想像一下保齡球瓶在地面上保持平衡,如果你慢慢把它往前推,直到它的重心超過支撐點時,它就會往前倒下。橫向推力不用太大就改變保齡球瓶重心的位置使得重力向下拉扯保齡球,這股拉扯的力道一超過支撐點,瓶子就會向前倒下。這個推力很輕就可以使瓶子轉動,因此運用重力力矩「向前落下」的能力正是跑步速度和效率的關鍵所在。

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Penn State University)的研究團隊在一九九零年時開始正視這種假設,研究成員有麥克克雷、雷克、卡瓦納(McClay, Lake, and Cavanagh),他們使用肌電圖感應器來檢測跑步中的肌肉活動。最終他們的研究結果顯示在跑步推進期中,下肢的伸肌(主要是大腿的股四頭肌)並沒有被啟動。研究員們原本假設這些肌群在推蹬時是最活躍的,但數據卻顯示它們並沒有作功。許多人苦思已久,感到困惑,因為這份無庸置疑的研究結果並不符合公認的典範--跑步是用腿部肌肉驅動,所以這份研究結果被稱為「伸肌悖論」。這個特有的名字說明它是如何困擾了運動科學家和教練們超過二十多年。

(截文摘自《羅曼諾夫博士的姿勢跑法》(The Running Revolution),尼可拉斯.羅曼諾夫博士著;徐國峰/莊茗傑譯,頁125~126)

而如同國峰在文章中所說: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