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為含有[麥克波羅伊功能性訓練聖經]標籤的文章

後腳抬高蹲97公斤×5下(功能性角度)

最近的一次週期計劃1×20(四週)、1×10(四週)、1×5(三週),進行蹲的動作都是以功能性角度或稱功能性範圍為主,可以參考「從全蹲改成90度蹲(軀幹與髖關節的夾角)」說明,也就是不再是「大腿與地面平行」的高度,而是大腿骨的高度更高了,為什麼?

內訓的教練大部份後腳抬高蹲的肌力標準都已經符合Mike Boyle所說的負重「1.25倍體重」進行5下的,但難道繼續再練下去嗎?我的想法是換個方式,而之前有試過「三相訓練」,但當時內訓教練整體的感覺就是「壓力太大」了,我在三相訓練的階段,甚至大腿內側十分緊繃,有種快拉傷的感覺,後來我們就沒有練「三相訓練」,看 Joel Seedman 教練所提的概念之後,覺得十分合理,我覺得更符合實際運動場上及現實生活的「活動角度」,所以我稱它為「功能性角度」或「功能性範圍」,因此,這三個月我們都是以功能性角度在訓練,包括伏地挺身、單腳蹲、後腳抬高蹲。我想因為活動範圍減少,可以負重確實是比較「重」,但做起來挺辛苦的。

每當我要進行後腳抬高蹲的測試時,「壓力」、「心跳上升」的狀況會很明顯,一方面是後腳抬高蹲是我所有做過的動作中,最難受的;另一方面就是想挑戰一下極限。一年前多的記錄是:

而這次活動範圍減少,理論上是可以更重,但看似「理所當然」可以更重,但做起來不是這回事,可能身體還在適應這角度吧。這次測試完,下半年再來設計週期計劃,讓身體更去適應這角度,目標看能不能破100公斤。

土耳其起立36公斤

延續《目標:土耳其起立50%體重》,之前土耳其起立的紀錄在32公斤,當時想挑戰36公斤,主要問題是預備姿勢時,手臂沒辦法撐住36公斤,最近一個1×20的 訓練計畫將部分重點放在加強上肢,像是伏地挺身、吊環伏地挺身、棒鈴繞頸、地雷管上推、地雷管上推維持,同時也漸進安排壺鈴風車、土耳其坐下等。

以1×20的訓練計劃又跑了一次週期,這週是肌力測試週,而今天測土耳其起立,想來拼一下36公斤,雖然體重比之前少約2公斤(約63公斤),但這次的週期跑下來覺得上肢有比較紮實穩定,所以帶點興奮又緊張的心情來挑戰,結果還不錯。

 

負重伏地挺身84磅負重背心10下(節奏50)

伏地挺身負重50%體重進行10下是去年所設定的目標,去年覺得問題卡在手腕(小肌群),而因為好奇心所以從去年開始將「棒鈴繞頸」當作是每次訓練必練的上肢肌力動作,覺得握力與腕關節穩定都有明顯的進步,以1×20的訓練計劃又跑了一次週期後,昨天內訓進行伏地挺身測試,節奏是1分鐘50拍,意外的做完84磅負重伏地挺身10下,真是興奮。

棒鈴經典動作 360°(棒鈴繞頸):改善肩關節及胸椎活動度
http://www.unclesam.cc/blog/macebell-360/

棒鈴繞頸有點卡關,5下的重量卡在15公斤,接下來先處理這問題,看能不能更上一層樓。

爆發力訓練,什麼叫做"快"?內隱知識!

「關於爆發力 訓練,什麼叫做"快"?」

「快」這件事可以透過儀器來測試(客觀方式),像是速度依循訓練的器材(如Push Band或Vmaxpro等),也可以透過視覺來判斷(主觀方式)。《麥克波羅伊功能性訓練聖經》作者說:「用眼睛看,您覺得不夠快就不夠快!」這很抽象,但確很實際,這要談到所謂的「隱性知識(內隱知識)」,以下節取至Wiki:

波蘭尼認為:「人類的知識有兩種。通常被描述為知識的,即以書面文字、圖表和數學公式加以表述的,只是一種類型的知識。而未被表述的知識,像我們在做某事的行動中所擁有的知識,是另一種知識。」他把前者稱為顯性知識,而將後者稱為內隱知識,按照波蘭尼的理解,顯性知識是能夠被人類以一定符碼系統(最典型的是語言,也包括數學公式、各類圖表、盲文、手勢語、旗語等諸種符號形式)加以完整表述的知識。內隱知識和顯性知識相對,是指那種我們知道但難以言述的知識

「用眼睛看,覺得不夠快就不夠快!」這是 Mike Boyle 訓練運動員的資歷有30年以上,看過無數的運動員所累積出來的內隱知識。對一般人來說,可能自身訓練的經驗不夠多或者帶過的學員不多,要用眼睛來判斷速度夠不夠快,確實不夠容易,而且有時往往為了追「重」,反而背離了進行爆發力訓練的目的。

上述有說,現在已有器材可以透過客觀的方式來取得「速度」,但山姆覺得,在使用器材的過程中,也可以藉機會去訓練眼睛觀察速度的能力,當沒有器材或器材出現狀況時,這時候內隱知識就能派上用場。

在《原子習慣》這本書的第78頁「行為改變的過程始於覺察」中也有提到類同的概念:

心理學家蓋瑞.克萊恩跟我說過一個故事,關於一個參加家族聚會的女人。擔任急救護理人員多年的她到聚會現場看了她公公一眼,便感到十分憂心。

她說:「我覺得你看起來不太對」。」

她公公當時感覺毫無異狀,於是開玩笑回應:「嗯哼,我也覺得你看起來不對。」

「我是認真的。」她堅持道,「你現在就必須去醫院。」

幾個小時後,她公公做了救命手術。檢查發現他的主動阻塞,隨時都有心臟病發的風險,若不是因為她媳婦的直覺,他可能保不住這條命。

這個急救護理人員看見了什麼?她怎麼能預知迫近的心臟病發?

當主動阻塞,身體會全力把血液送到重要的器材,而忽略皮慮表層的末梢區域,結果就是分配到臉部的血液量有所變化。與心臟衰竭著接觸多年後,她不知不覺地培養出辨認這種狀況的能力。她無法解釋自己在公公臉上注意到什麼,但她就是知道事情不對勁。

人類的大腦是一部預測機器,不斷偵查周遭環境,分析遇上的資訊。當你反覆經歷一件事,大腦就會開始留意重點,梳理細,標記相關提示,把那份資訊記錄起來,以供未來使用。

只要有足夠的練習,你就能不假思索地挑出預示某些結果的提示。你的大腦會自動將透過經歷習的的知識編碼。我們不是每次都能解釋自己學到什麼,但學習持續進行,而你在特定狀況下注意相關提示的能力,就是你每個習慣的基礎。

另一個問題,關於負重蹲跳要有「飛的感覺」,這跟「快」的概念類似,我們可以利用儀器來輔助,這可以爬文「負重蹲跳」,但也可以憑藉經驗來判斷,隨著看的學員愈來愈多,您慢慢就會累積這種「內隱知識」。

跪坐姿勢當成是靜坐練習(Heel Sits)

「跪坐姿勢」在《麥克波羅伊功能性訓練聖經》橫向日的熱身動作流中,名為「Heel Sits」,而在《運動傷害完全復健指南》書上有說明:

我經常採取照片 8.17 的跪坐姿勢當成是靜坐練習。

在這個姿勢下,人們會以雙膝支撐、腳掌彎曲,因此呈現第一蹠趾關節最大的背屈角度、最多的踝關節背屈、最大的膝關節屈曲,以及完全的屈髖角度。

他們背打直坐著,這需要至少可以維持中立位置而不駝背的腰椎穩定度及胸椎活動度。這完全不是一個可以放鬆的姿勢!許多你的運動員可能會因髖、膝、踝或足部的問題而無法做到這姿勢。

我們的關節會隨著時間流逝慢慢失去活動度;我們因為沒有使用完整的關節活動度,讓關節的功性能降低,使關節退化變得僵硬。疼痛是隨之而來,進而限制更多的活動度。只要我們不失去達成與維持某些 Philip Beach 談到的休息姿勢,便可以預防這個惡性循環。

麥克波羅伊功能性訓練聖經》作者Mike Boyle有分享跪坐姿勢的想法:

我對於柔軟度的改善感到驚訝,我的膝蓋疼痛也消失了。

The Flexcushion is a great way to progress into heel sits. I’m amazed at how my flexibility has improved. Also my knee pain has disappeared

在操作跪坐姿勢時,以我個人經驗,若屁股直接坐在腳跟上,右腳膝蓋會明顯不適,所以山姆個人是依照Mike Boyle的建議,在臀部及腳跟之間墊個「梯形助展軟墊」,隨著時間的累積,逐步將軟墊往腳跟方向移動,朝向把軟墊拿掉為目標。

而山姆剛開始在進行跪坐姿勢時,左右腳的第一蹠趾關節感覺也是十分強烈,沒辦法在跪坐姿勢坐太久,這可能就如同書上說的「失去活動度」,而隨著持續的練習,慢慢這個不適感覺有減緩的現象。

這也是為什麼在進行熱身時,貓牛式的動作前會多一個「跪坐姿勢」,同時搭配「眼睛聚焦訓練」。

山姆在做「分腿蹲」或「可調式小腿及腳掌伸展器」時,第一蹠趾關節不會有不適的感覺,但就所收到的回饋,有的人在進行分腿蹲及使用「可調式小腿及腳掌伸展器」器材時,「第一蹠趾關節」會出現明顯不適,這可能也意味著「失去活動度」,因此山姆才會建議在「不適」可以接受的情況下持續練習,或者搭配跪坐姿勢來進行。

 

原子習慣之潛伏之力的停滯期:失望之谷/精熟需要耐性

山姆經常鼓勵專業人員寫「部落格」,而且盡可能地規律發文,但有時會聽到的回饋是「沒人看」;或者,教練讓學員進行某些動作模式,沒看到明顯進步,有的學員會「灰心」,但某一次的訓練忽然「突破」了!

在《原子習慣》書上有提到「失望之谷」的概念:

想像你眼前的桌子上擺著一個冰塊。房裡很冷,你呵著白氣。現在是華氏25度,然後房間以非常緩慢的速度開始增溫。

26度
27度
28度

冰塊還在你眼前的桌上。

29度
30度
31度

一樣,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接著,32度。冰塊開始融化。一度之別,表面上與先前的增溫幅度沒有差異,卻啟動了巨大的變化。

突然的瞬間往往來自先前的許多行為。那些行為讓潛能逐漸累積,直到足以釋放重大改變。這樣的模式隨處可見:80%的時間裡,癌症都無法被檢測到,欲在幾個月內接管整個身體;竹子在它生命的前五年幾乎不可見,在地底衍生廣大的根系,然後在六週之內暴長到九十呎高。

同樣地,在你跨越一個關鍵門檻,解鎖新等級的表現之前,習慣往往看起來沒什麼影響。在任何追尋的前期或中期,常常出現所謂的「失望之谷」-你期望有線性進展,但在前幾天、幾週,甚至是幾個月,效果都很不顯著,讓人感到挫敗。你覺得這樣下去不可能有所進展,然而,這正是任何複利過程的標誌:強大的成果總是姍姍來遲

精熟需要耐性。美國職籃史上最成功的球隊之一聖安東尼奧馬刺隊在球員休息室裡貼著社會改革家雅各.里斯說的話:「當一切努力看似無用,我會去看石匠敲打石頭。可能敲了一百下,石頭上連一條裂縫都沒有,但就在第101下,石頭斷裂為兩半。然後我了解到,把石頭劈成兩半的不是最後那一下,而是先前的每一次敲擊。」

以寫「部落格」來說,教練可能抱持預期寫個幾篇或幾天,就會帶來許多的粉絲,但事實上完全不可能,當然,下預算打廣告是另一回事(但沒有好的內容,砸預算打廣告不一定是明智的選擇),以山姆的實際經驗,您必須持續不斷規律的寫對讀者有幫助的文章,有一天您會突然跨越「關鍵門檻」。

以訓練來說,民眾在網路上看到的動作影片,某種程度都是有特別被「刻意挑選」過的,所以可能都是看到比較完美的動作或驚人的表現。不會是「掉漆」的動作影片。但這些人都是經過不斷規律的付出,才會跨越「關鍵門檻」,然後動作出現明顯的進步。

[影片] 45度鋸齒形的內側/外側跳
https://www.runningquotient.com/group-forum/topic?tid=534

在肌力訓練中,以單腳蹲或單腳跳來說,單腳動作模式更要求「穩定性」。在訓練時,「不穩」是一個過程,要達到「100%穩定」或「接近完美的表現」,需要不斷的練習,而當熟練動作之後,我們就會再「進階」下去。

「網美」現實是「不完美的」。

滾桶到底是什麼時候用?訓練前、訓練後或其它時間?

關於《筋膜放鬆器材》,像是滾桶,什麼時候用呢?訓練前、訓練後或其它時間?一般來說,若沒有運動習慣的人,山姆會建議「睡前」操作,這原因可以參考「原子習慣:什麼時候使用腳趾分離器?」文章的說明。

若是訓練的話,山姆是安排在「訓練前」,遇到不少學員或教練覺得「疑惑」,訓練前進行滾桶「放鬆」不是很奇怪嗎?這部份在《麥克波羅伊功能性訓練聖經》書上有一篇談「滾筒動作」:

一分鐘談按摩

我認為,在1980年代物理治療蓬勃發展之際,按摩不受青睞的原因不在於它沒效,而是 價格不划算。由於超音波與電刺激(electrical stimulation)之類儀器治療的使用日益增加,運動教練與物理治療師因此可以用更快的速度治療更多的運動員。只有在歐洲與特定的精英級體育賽事(例如:田徑運動與游泳)中,按摩才會仍然是優先於儀器療法的選項。慢慢地,運動表現的領域才體認到軟組織的推拿可以幫助運動員更健康或者更快獲得健康。

泡棉滾筒的運用也從穴位按壓法進展到自我按摩法。滾筒如今的慣常用法就是在小腿肚、 內收肌群(adductors)與股四頭肌之類的長肌群上做較長距離與更多的刷掃動作;也在 闊筋膜張肌(tensor fasciae latae, TFL;譯注:位於大腿上部的前外側,主要功能為維 持膝關節與骨盆的穩定)、髖旋轉肌群與臀中肌(gluteus medius)等區域做較小範圍與更直接的施壓。滾筒有各種尺寸、泡棉厚度與密度,而且催生了其他新一代的軟組織工具。運動員如今除了使用滾筒之外,也包含球、棒,甚至在某些情況下還會用聚氯乙烯管 (PVC pipe)。

在伸展運動之前使用泡棉滾筒會讓肌肉更柔軟與增進延展性。執行重點就是尋找觸痛部位或觸痛點,然後在這些部位上滾動,達到降低組織密度與活性過強的效果。經過滾動的組織可以得到適切的延展。因此,儘管滾筒的作用仍然是爭議性的話題,但「它真的有效」這件事似乎沒有人會質疑。大多數的運動員或健身中心學員就算一開始抱持懷疑心態,但很快都會轉變成泡棉滾筒的粉絲。

必須留意的關鍵就是:泡棉滾筒是相當有悖常理的。我們向來會告訴健身中心的學員:「如果會疼痛,千萬別執行。」泡棉滾筒倒是反其道而行。我們現在會鼓勵健身員去找到痛點,接著主攻這些部位。泡棉滾筒的執行模式或許得歸入「疼痛才好」的類別。

滾筒動作的技巧與訣竅

在鍛鍊的前後階段使用滾筒都有莫大的好處,然而,在鍛鍊的開始階段使用滾筒是不可或缺的。在鍛鍊之前先使用滾筒會降低肌肉密度,為更好的熱身運動打好基礎。在鍛鍊過後使用滾筒或許也有助於劇烈運動後的恢復。泡棉滾筒最棒之處就是可以每天使用。事實上,《觸痛點治療手冊》(The Trigger Point Therapy Workbook)的作者克萊兒‧戴維斯 (Clair Davies)與安柏兒‧戴維斯(Amber Davies)建議,在急性疼痛的狀況下,一天的 觸痛點按摩要達12次(2004)。

運動員或健身學員使用滾筒的時間長度,也是因人而異。就我們健身中心的規畫,在熱身前的初始階段,我們會給予5分鐘至10分鐘的時間做軟組織按摩。接著我們要來看看運動員使用滾筒後最能受益的身體主要部位,以及能夠獲得最佳成效的使用技巧。雖然沒有硬性的規定,不過就一般的經驗法則來說,在每個部位都是執行10次的慢速滾壓。通常會鼓勵運動員或健身學員只做滾壓,直到疼痛逐漸消解或不痛為止。

我們教練在內訓時,都是跑《麥克波羅伊功能性訓練聖經》系統的流程,所以一開始都會使用滾筒進行放鬆,進行5~10分鐘,山姆覺得除了有肌肉筋膜「復水」作用外(參考:風靡全美的MELT零疼痛自療法),在心理上也有「轉換心情」的作用。常見的狀況就是,學員下了班之後,趕到工作室,先進行5~10分鐘的滾筒放鬆,沉澱心情,然後讓情緒「轉換」成訓練模式。然而,在私人教學時,就不見得會進行滾桶放鬆,這有其它的考量,未來再做分享。

基本上,回答標題的問題,滾桶放鬆,可以用於訓練前、訓練後、其它時間或睡前,這都是沒問題的。

我們代理 Rollga 滾筒也是因 Mike Boyle 的推薦,後來他也將 Rollga 的操作教學作為 Functional Strength Coach 課程的一部份:

Mike Boyle 評選 Rollga 是目前最好的泡棉滾桶,比起市售的滾桶,不同之處在於,Rollga 的凹糟設計,讓骨頭可以落在凹糟中,給予肌肉筋膜更多面向的按壓。

橫向熱身動作/橫向移動:交叉步(CROSSOVER STEPS)

續「橫向熱身動作:側併步」文章,這則來分享關於交叉步(CROSSOVER STEPS),在《運動傷害完全復健指南》這本書的295頁有提到改變方向之交叉步:

交叉步是轉換的動作,可以讓運動員從面向前方的姿勢轉換方向九十度。這是一個可以讓運動員結合多方向和線性動作的轉換動作。舉例來說,如果運動員在運動員預備姿勢下要向左邊加速,他的右腳必須非常快速且有效率地跨過左腳前方,右腳的髕骨會朝向他前進的方向。接著,右腳需要能夠向下向後推蹬進入加速姿勢,由橫向轉換成線性動作。

假設有位美式足球選手面向前方觀察對手的動作,剎那間,他決定向左移動幾步。為了快速完成動作,這名選手會把右腳向前交叉到左腳的前方,然後啟動右腳向下、向後推蹬來加速。運動員們要向右移動時,同樣也需要這個能力執行相反的動作。

從銜接復健與運動表現的觀點來看,運動員必須能做出穩定的運動員預備姿勢,擁有足夠的軀幹穩定度來維持運動員預備姿勢,也必須具備足夠的髖關節活動度做交叉跨步,才能夠完成交叉步。我們通常會利用牆面把這個動作模式分解成幾個不同的進階動作。

※推薦閱讀:側移的基本動作:側併步(SHUFFLE STEPS)及交叉步(CROSSOVER STEPS)
https://www.unclesam.cc/blog/shuffle-steps-and-crossover-steps/

在教學上,在進行側併步或交叉步時,學員(不管是一般民眾或教練),會有「手不知道」怎麼擺的狀況,所以山姆會說「哪一邊的腳要先動,哪一邊的手先擺在身體前面,然後動腳就動手」,而且「預備姿勢(起始姿勢)」等於「結束姿勢」。以上面影片為例,現在要往右進行交叉步,所以「左」腳要先動,所以「左」手先擺在身體前面(也就是右手擺在身後),然後「動腳就動手」。

山姆的教學是喜歡用「跨外側腳」或者「外側腳攻擊內側腳的膝蓋」,但山姆不會說「內側腳向下向後推蹬」這一個提示語。原因在《側移的基本動作:側併步(SHUFFLE STEPS)及交叉步(CROSSOVER STEPS)》有寫了:

以《失重》的觀點,就是把身體重心移過去即可,在【改變方向的方式:推地 VS 拉起(姿勢法 POSEMETHOD)】有提到,主動去《推蹬》內側腳(內側腳膝蓋打直)反而沒有效率,《拉起》內側腳是比較好的選擇。

側移要留意『重心』, 重心要盡量維持ㄧ致或低,因爲側移後可能要接跑、衝刺、跳、揮拍、投擲等動作。若把把內側膝蓋打直,重心就會往上跑,反而不利於接下來動作執行。所以重心移過去(外側腳跨過去),內側腳拉起,會是比較好的動作執行方式。

同樣有人會說,從慢動作來看(上面影片的後半段),內側腳(右腳)有從屈膝變成伸膝,所以內側腳有主動用力推蹬地面,在「橫向熱身動作:側併步」有提到,其實該關節動作只是ㄧ個結果(表象),不是原因,只要將外側腳跨出去,內側腳就會出現該結果了。當然,若您在內側腳放一個測力板,一定會認為是內側腳在「推蹬」,但其實是因為外側腳跨出去,內側腳需要支撐所產生的結果。

最後,有一位學員問到,打籃球會用到交叉步嗎?山姆以前有看過一部影片,影片中是麥克喬丹做出交叉步來進行防守的動作:

 

有什麼問題,歡迎到付費討論區討論交流囉:https://www.runningquotient.com/group-forum/topic?tid=1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