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覆衝刺運動員:能量系統及訓練思維

人體的三個能量系統

.Alactic (ATP-CP)
.Lactic (Glycolytic)
.Aerobic – long-term energy

在活動開始時,這三個能量系統都會在同一時間開啟,他們將盡自己所能,供應當前的代謝需求。例如:以100公尺短跑來說,有氧系統也會啟動,盡自己最大能力來產生能源,它由於百米衝刺屬於短時間的比賽,不需有氧系統的活動。

什麼是反覆衝刺的運動員?

.小於或等於10秒的短時間.高強度的活動
.恢復時間在60秒以內

這些選手不僅要產生很大的功率,而且要反覆產生,並且維持在低的疲勞指數(即從第一個衝刺到最後,表現會漸減,而不是驟減)。馬拉松選手並不歸納為好的反覆衝刺運動員,因為他們缺乏適當的動力輸出,即便他們可以維持非常低的疲勞指數下進行反覆的活動。對於這類的運動員來說,在運動中要達到完全的恢復並不是一個選項,所以表現的下降是不可避免的。1993年的研究,受試者進行10趟《6秒最大衝刺,30秒休息》,從第一趟到最後,功率下降了27%(870W→635W)。

反覆衝刺運動員的能量需求

在大多數的情況下,反覆衝刺運動員的能量系統需求是alactic-aerobic。alactic 系統是負責即使的能量供應來驅動高強度的動作,而有氧系統充當反覆高強度間的恢復。足球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研究指出,比賽中有超過70%的時間是低有氧的強度,大概只有1~3%的時間是進行高強度(”衝刺"),足球運動員總體平均的運休比為每90秒進行2~4秒的衝刺。其它運動項目也得到類似的意見,在橄欖球及愛爾蘭曲棍球中,一場比賽中,總共的"衝刺"時間約5%。

正如足球一樣,代謝需求(70~80%)主要是低至中的強度。根據以上說明,有可能會被誤導,高估了反覆衝刺運動的glycolytic需求。根據研究,代謝需求很明顯是其它二者,alactic及aerobic。這引出了一個問題,若這些運動員高度依賴alactic及aerobic有氧系統,為什麼大家一面倒的支持所謂高強度×基於糖酵解(high-intensity, glycoytic-based)的訓練方法呢?

一種說法是,高強度似乎是訓練中的規則。過度依賴高強度的技術會對於反覆衝刺運動員帶來不良後果,例如,這種訓練方式使得交感神經系統持續的激活,損害到每次反覆衝刺間及各別訓練課表間的運動員恢復,能量系統的發展上,其結果是讓重點放在發展糖酵解。考慮到反覆衝刺運動員ATP-CP及中強度的需求,準備不足將導致運動員更快的進到糖酵解,使他們更快地疲勞。

間歇訓練的生物化學

在進行間歇訓練時,若運動員沒有足夠的有氧能力來"填充" lactic 代謝能量時,反覆高強度活動會面臨什麼狀況呢?唯一的選擇就是減少功率輸出。新的PCr是如何被產生的呢?答案是有氧-我們使用有氧系統來再生基質以提供 alactic 代謝所需的燃料。

內容節取至:Repeated-Sprint Athletes: Energy Systems & Training by Eric Oetter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山姆伯伯
運動訓練相關文章分享、運動訓練產品經銷及零售、運動訓練講座課程。目前不提供線上問題咨詢、個人代購服務。...(完整介紹)

Comments are closed.